随手随笔随心

极光(米英同人)

【大概就是两人在极光下发生的告白故事(?)】
 【七夕贺文(?)】
 【作者不谈人生】
 【ooc】
 【渣】

 

    现在是一月,十一点半,地点是俄罗斯。

 

    北风在西西伯利亚平原上刮过。周围都被雪覆盖,带来刺骨的寒意。冬天又在这里降临,城市的人们早已穿上厚重的衣服来御寒,街上的人都快步行走,赶往目的地,毕竟不管哪里都比被寒风刮脸可好多了。

 

    亚瑟·柯克兰为了取暖,双手捧着一杯红茶,看着它不断往上飘着热气,默默发起了呆。等红茶慢慢冷却,才反应过来,轻轻品了一口,皱了皱眉,才把它放下,向旁边的窗投去目光。

 

    外面仍在下雪,洁白的雪花飞舞与黑暗的天空形成了强烈的对比,放眼望去,黑白相配。可惜一阵又一阵的狂风吹过,可怜的雪花们被狂风一掌拍落在雪地上,与它的同伴相融合。并不美丽的画面,亚瑟他也不在意,反而出神地盯着窗外与屋里截然不同的画面。

 

    这是一栋木屋,他伫立在西西伯利亚平原上,离城市很远,甚至处于比北极圈还要高的纬度。屋内很温暖,大概是谁把暖气开得很足,虽然消耗很大,不过在这接近北极的地方,谁又想感受来自自然彻骨的寒冷呢?屋子很小,只有一张床、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

 

    至于为何亚瑟会在这里,那就得问他对面那位趴在桌子无所事事用手指在桌子上一直画圈的男士——阿尔弗雷德·F·琼斯了。他们是一对旅行家,喜欢四处旅游,欣赏世界各个地方的美丽景象。这次的俄罗斯之旅,就是他做的决定,为了来欣赏极光,便拉上队友亚瑟,来到了这间木屋。可怜的亚瑟到了这里后大部分情况都没搞清楚才发现外面居然刮起了暴风雪,为时已晚,已经回不去了。所幸东西都还在也能用,不然他们可能得永生埋在这里了。

 

    “亚瑟,别生气了嘛。”阿尔弗雷德本来就觉得从暴风雪开始刮起来的时候气氛就不对了,现在更加奇怪。他小心翼翼抬起头观察亚瑟的脸色后,才对他说出这句话,生怕他会生自己的气。亚瑟并没有立刻回应他,大概一分钟之后,视线才从窗户转移到阿尔弗雷德身上,亚瑟发现他趴着,一直用他那双天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亚瑟从他的眼神中看到了抱歉和一点别扭,可惜他并没有注意到还有一点点的狡黠。

 

    最终亚瑟还是叹了一口气,骂骂咧咧地说:“生气有用我早就骂得你哭了,”然后用右手食指和中指在木桌上叩了叩,“先想想怎么……”话还没说完,阿尔弗雷德突然双手抓着自己的右手,然后微眯眼睛笑了起来,大叫:“Oh!亚瑟我就知道你不会生本hero的气的!”亚瑟被吓到了,愣了一会才把手从阿尔弗雷德的双手中抽出。亚瑟现在无比庆幸房间暖气很足,没有看出自己脸红,有点尴尬地说:“切!快——快想办法!”亚瑟把手抽抽回去是阿尔弗雷德意料之中,他毫不介意地伸了伸懒腰,说:“完全没问题!只要等暴风雨停了不就好了!”然后耸了耸肩,站起来,走到亚瑟后面,把手张开,在亚瑟还没有反应过来时直接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时把头埋在他的左肩上。亚瑟再一次吓愣了,一秒后使劲挣脱阿尔弗雷德的怀抱,还大声叫喊:“Shit!阿尔弗雷德你在干嘛!放手!”可惜,亚瑟与他一起旅行了那么多地方,早就知道这家伙的怪力可不是他能挣脱的。他想用手扒开他环抱他腰的手,却察觉阿尔弗雷德饱得更紧了。他慢慢平静下来,不再大声叫喊,反而盯着阿尔弗雷德的手,还是只能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伸手轻轻抚摸他的头,一下又一下,他的头发不是很扎手,很顺滑。亚瑟也希望这样能够安慰他。虽然他一直都是很元气的样子,其实也很怕死吧,何况现在这种情况,毕竟只是个小屁孩啊。就在亚瑟要想出声提醒他起来的时候,阿尔弗雷德居然松手了。但是——他却用他的左手抓住了亚瑟正在抚摸着他的头的右手,还顺势控制住了他的左手,拉到下方,右手居然把他的头扳向自己,在亚瑟又一次惊呼之前吻住了他的嘴唇。

 

    阿尔弗雷德吻住后,趁机用舌头伸入他的口腔,舔剔每一个角落,轻轻撩过牙齿,向着他的舌头进攻。亚瑟原本想逼他退出自己的口腔,本来头被控制就难已挣脱,更何况他从阿尔弗雷德的口中尝到了一直熟悉的味道——酒!完了!自己不胜酒力被他发现了,明明自己小心翼翼隐瞒了很久,居然还是被发现了……亚瑟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晕乎了,居然伸出舌头配合了他!阿尔弗雷德也吓到了,但是他更多的是兴奋,原本以为不会成功,但是效果出乎意料。舌头交互,两人相吻,在着临近北极的小屋中,外头的暴风雨仍在呼啸,但却不如之前疯狂,灯还在默默亮着,仍然照亮着着一小片地方,温馨而令人沉沦……

 

    终于一吻结束,当阿尔弗雷德的嘴离开亚瑟的嘴时,两人的唾液相融拉出一条银丝。他发现亚瑟眼睛微眯起,脸微红,明显还没缓过神来,阿尔弗雷德突然笑了笑,又轻轻地亲了一下他,给了他一个轻柔的吻。然后从口袋中拿出一个小小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枚精致的戒指,说:“嘿亚瑟!我喜欢你,和我交往吧!”然后强制抓住亚瑟的左手,想把戒指戴到他的食指上。在即将戴上的瞬间亚瑟立刻把手抽回,脸更红了,还大叫,差点破音:“你到底想干嘛!shit!开玩笑要有个度!”阿尔弗雷德也不泄气,反而再一次笑着说:“亚瑟我喜欢你!请和我交往吧!反对意见一概不接受!所以把手伸出来吧!”

 

    空气好像凝固了……嘛,不过,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的亚瑟先生还是乖乖把手伸了出来,撇了撇嘴:“切不过看你……你可怜而且,才……才不是因为你呢。总之……我暂时接受了,反悔了我就会扔了它的。”阿尔弗雷德也笑了,帮他把戒指戴上,还扶住他的手,亲吻了一下戒指,然后抬头盯着亚瑟的眼睛承诺:“我绝对不会让你后悔的。”

 

    亚瑟本以为就这样结束,没想到阿尔弗雷德又把他抱起来,倒吸一口冷气,准备挣扎,但这次即使挣扎,被他吻了吻额头,也不得不安静下来,捂脸碎碎念着:“好想死好想死好想死……”。不到一会儿,亚瑟发觉自己被放了下来,是在屋外,四周望了望,才发觉暴风雨不知何时已经停了,积雪聚齐比一开始进入小屋要多了很多。他向旁边的人投向目光,想询问。没想到阿尔弗雷德突然伸手指向远处的天空——原来是极光!

 

    现在的北极正处于极夜,即使暴风雪刚过,也还是没有显现出除了天的黑与雪的白以外任何颜色。除了极光,它不知何时,已经在天空中显现,形状是不被固定的,它是自由的,好似绿色的液体,能够流动一般。让天空除了黑色,还有一种神奇的绿和淡淡的蓝色,更像是丝绸在飘向远方,不知它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它的存在,曾被人称之为“神的指示”。正因为如此,才给它带来了一种摸不透的神秘感。亚瑟直面他,不是通过照片,视频,又或者是什么人的口口相传,而是直接来感受他带给自己的那种神圣感,那是无法形容的,让人想要跪倒在地臣服的感觉。那是自然的馈赠,自然的语言,自然的神迹!

 

    “嘿亚瑟,一起拍张照!”亚瑟转过身,发现阿尔弗雷德已经把相机支好了,向自己跑过来。咔嚓一声,那张极光下,蓝眼睛青年揽着绿眼睛青年的照片诞生了。

 

    拍照结束,亚瑟转过头偷偷观察阿尔弗雷德,没想到他也在观察自己,两人相视一笑。阿尔弗雷德环上他的腰,亚瑟则双手搭上他的脖子,两人相吻。在这片极光下,曾记录下两人的告白,他们将相互扶持相互前进,在极光的指引下,他们的爱将被神所见证,与保护。

 

    不知是谁的声音,他轻声道:“I love you.”

 

 

后记:

 

       这一篇与作者之前那篇《博客》是稍稍有点关系的,大概就是两人之后开了个博客记录旅行日常这样。

 

       作者码完之后觉得真是太高兴啦。自己的脑洞完全抒发出来,啊虽然可能文笔不太好剧情不科学但是不要在意啦!

 

       单身狗在七夕佳节窝在家码字也是挺拼的,不过大丈夫啦,看米英夫夫秀恩爱也是极好的!

 

       祝各位七夕快乐!

 

       感谢各位看到这里!

 

全文完于2015年8月20日下午

评论(2)
热度(5)

© 曹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