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随笔随心

【维勇】永远的舞者

※短打一篇完结
※大概就是要表达勇利夺冠后不知道自己的下一步路是什么,然后被维克托点醒后坚定地站在维克托身边的这样一个故事。
(虽然我觉得我并没有写出这种感觉orz)
 

楔子
我会滑到心脏停止跳动

01
“让我们恭喜日本选手胜生勇利获得大奖赛决赛冠军!”

又一年大奖赛结束,这次勇利如愿以偿地获得了冠军,他多年来的努力终于在今天得到了回报。

颁奖典礼很快就结束了,勇利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即使脖子上挂着金牌。

啊……好没有真实感,勇利这样想到。

“Wow!恭喜勇利获得冠军!”维克托突然揽住勇利的脖子说道。属于维克托的气息突然包围着他,刚刚说话时喷出的热气还在勇利耳边围绕。勇利一转头,便冲进了一双耀眼的蓝色的漂亮的双眼中,那双眼只倒影着自己。他带着笑,微眯着眼,那笑容像是海平面上升起的耀眼的太阳。

勇利又不争气地耳朵红了。

“谢谢你,维克托……”勇利同样也笑着回应他,但是那笑容有点牵强。

维克托也发现了,勇利真正发自内心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一闪一闪的,像是装满了满天繁星,而现在的他却在强行使自己笑起来。

很难看啊,这笑容,勇利……维克托担忧地想。

“我们去吃饭吧,这里好冷喔。”维克托转移话题道。然后揽住勇利的手一用力,便将勇利强行拖着走。维克托意外地很乐观,对于勇利这种情况,维克托也不像以前那样慌乱不知所措了。他相信着勇利,他能自己调整回来的,何况自己是他的教练,有什么不是两人能一起面对的?

勇利也像是缓回来了,挣扎着想解脱维克托的控制:“啊……!知道啦我自己会走的啦!哎呀!”

02
胜生勇利的训练场从长谷津变成了圣彼得堡。

这是维克托要求的,美名其曰更好地指导自己的学生。

尤里对这理由表示不屑。

不过勇利似乎是没倒过时差又或是不舒服,这几天的训练全都一塌糊涂。跳跃的成功率变低,状态也一直不对劲。

维克托让勇利先去冰场外调整下状态。勇利有点委屈也有点不情不愿,但最后还是自己慢慢滑过去,站在冰场外,靠着栏杆看着别的选手训练。

最后勇利竟然盯着冰场发起呆来。

对此维克托表示很担心,毕竟勇利要是不把状态调整过来,对下一步训练会有很大阻碍的啊。

维克托一边训练一边想着办法。

结果滑到半路撞到尤里了,然后差点被雅科夫骂得狗血淋头。

03
黑夜总是悄悄到来,这座城市渐渐被针织的黑色笼罩,星星也隐藏在黑暗之中,没有一丝温暖。

训练场依旧灯光闪耀。

选手都陆陆续续回去休息了,维克托仍在冰场上一圈又一圈的漫无目的地滑行着。

直到整个训练场只剩下维克托和勇利两个人。

最后还是维克托先出声:“勇利……”

这一声唤醒了勇利。

“诶……诶!”勇利四周环顾,人都走了……勇利只好将视线再次放到维克托身上。

眼前的人穿着普通的灰色长袖衣服,一条黑色的修身长裤,明明是很普通的衣服穿在维克托身上总有不一样的味道。

他是个衣架子嘛。

勇利顺手将眼镜向上移了一下,说:“我们还不回去吗?人都走了……”

维克托不动声色地看着勇利,然后指了指他身边的CD机。

勇利立马就反应过来,手忙脚乱地找着播放键,按下。

CD机在异常安静的训练馆中读取着CD。

优美的歌声响起,这是一首勇利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歌。

“《伴我身边不要离开》……”勇利瞬间说出了歌名。

而维克托早已随着音乐滑了起来。

像是隔绝了时光,那优美而自信的姿态,像是多年前勇利在电视上第一次看到维克托一样。那种震撼人心的,不分年龄界限的美,仍然直击着勇利的心脏。勇利伸手捂住自己因兴奋而加快的心脏,他已经沦陷于维克托的舞步中。

就像当年那样。

这一次,维克托只为他起舞。

一曲终了,CD机播放完毕,维克托也以结束姿势静静地站在冰面上,像是冰上的王者一般。

音乐一停,谁也没有说话,尴尬的气氛又一次回来了。

勇利突然不敢直视维克托,他的视线从维克托身上飘走,而后又盯着冰面不知所措。

自己最近状态不太对劲勇利自己也是知道的,突如其来的卑微感将他包围,那种不知名的感觉又回来了。

勇利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勇利……你在迷茫。”维克托平静地滑到勇利面前,隔着一米的距离停下,道出了事实。

勇利立马睁开双眼,瞳孔迅速收缩,惊讶地猛地抬头望着维克托。

勇利愣了一下,摇了摇头,随后反应过来又点了点头,最后还是抱着脑袋,再次低下头逃避维克托的视线。

啊……被发现了……勇利无奈地想。

维克托轻叹一声,再次滑近,用手戳了戳勇利的发旋。

像是当年勇利这样对他做一样。

然后维克托伸手勾住勇利下巴,抬起了他的头,逼着勇利直视自己。

勇利没有防备地撞进一头湖蓝色的眼睛里,那双眼温柔而无奈地看着自己。

“我会滑到心脏停止跳动。”维克托笑着说,原原本本道出了自己心中所想。

他相信勇利能够理解。

勇利没想到维克托给了他这么一个答案,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答案。

勇利像是开窍了,他心中的疑惑尽数得到解决。

滑到心脏停止……

以花滑为梦……

“所以说,你愿意陪我一起吗?”维克托摸了摸勇利的脑袋,将他的头发弄乱。

然后后退几步,向勇利伸出了右手。

勇利不敢置信地抬头,终于直视眼前这个人。

这拥有这一头银白的短发和大海一般的男人。他的刘海因刚刚那段舞而湿嗒嗒地挨在左眼上,衣服上也被汗水打湿,他丝毫不在意,逆光站在勇利的面前……

这位自己的偶像,自己的教练,自己向往的人……

答案丝毫没有悬念。

勇利用力地握住维克托的手。

告诉了他自己的答案。

他会陪着维克托,滑到世界不在更新换代,滑到春去春又回,滑到心脏停止跳动。

他们会一直一直站在冰场上。

一直一直站在面前的人旁边。

帮助他,支持他。

像是冰上永远的舞者,跳跃承载着他们的梦。

一个永远不会消失的关于花滑的梦。

Fin.

虽然我是咸鱼,但我现在只想好好写文【不你

这个脑洞是今天凌晨四点睡不着迷迷糊糊想到的,当时脑子里突然就蹦出了一句“我会滑到心脏停止跳动。”然后就垂死梦中惊坐起摸起手机打下这句话【什么鬼
就是突如其来地感觉这句话好有味道,然后就续写了以上的文章。
很喜欢这种相知相依相守的感觉,虽然我没有写出来orz
感谢读到这里的小天使!
全文完于2017年1月29日下午

评论(1)
热度(42)

© 曹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