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随笔随心

【维勇】黎明 01

※吸血鬼猎人维克托×半吸血鬼勇利
※中篇左右完结?
※私设max
※人物来自小滑冰,ooc属于我
 

 

阴暗的小巷左拐右拐地安布在这高楼密集的城市之间,像是连通着所有光鲜亮丽繁华背后的所有黑暗之地一样静静地沉睡着。 

 

但是总有人打破这一段黑暗。 
在黎明到来前。 

 

黑色的风衣衣摆划过黑暗,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响起,似乎还混杂着密密麻麻的翅膀扇动着的声音。 

  

维克托侧头往后扫了一眼,就这一眼让他分辨出身后跟着大概50个人。 

 

不,应该是……50只吸血鬼。 

 

这群吸血鬼披着黑色的披风,将自己的头隐藏在披风的帽子下,看不到他们的脸,但却能感觉到他们的欲望和嘴下蠢蠢欲动的那双尖牙。 

 

维克托第一次觉得这个任务这么的棘手。 

 

维克托的视线往左上一瞟,他肩上的人因疼痛而意识涣散,无力地任维克托扛着。 

 

你可真厉害,引来了这么多精英,维克托把步子迈得更大,无奈地想。 

 

先发制人吧? 

 

这个念头一出现,维克托便一摸腰间,把那把枪抽了出来。手枪闪着银光,像是影子一般瞬间转移到维克托手上。 

 

维克托不回头也不瞄准,右手持枪随意往身后一阵扫射,听到他们痛苦的呻吟声维克托便知道有6只吸血鬼倒地消失了。 

 

他可只射了五发,居然有只自己撞枪口上,也是好笑。 

 

但现在可不是嘲笑那些无知的吸血鬼的时候,找到一个能藏身的地方,才是他最主要的目的。 

 

毕竟这么逃也不是个办法,他今天可没带那么多子弹出来,何况左肩上的重量让他意识到自己根本腾不出另一只手来装子弹。 

 

「操!*」维克托少见地用母语骂了一句粗口,加快了步伐,在巷子中不断绕来绕去,维克托只能庆幸自己早将这附近的道路全部摸清,不然即使是他也会被这群人不人鬼不鬼的家伙吸尽脖子最后一滴血吧? 

  

真是可怕呢,维克托将第六发子弹射出,直接喂到那个已经伸长着利爪即将抓住黑发青年的腿的那只吸血鬼的口中。 

 

任凭那只吸血鬼瞪大着自己那双露出帽子的充满血色的眼睛,然后瞬间黯淡下去,身体也渐渐像是被烧着一般,从脚开始一点点被火光吞噬直至成为一堆灰烬,很快被其他吸血鬼快速掠过而煽动的翅膀一扫而消失在风中。 

 

他们可没有什么团队意识,他们可不会把自己的食物和别人共享,这可是来自他们骨子里的贪婪啊。 

 

维克托甩了甩脑袋,长及眼睛的湿嗒嗒的刘海被甩开,使得自己能够把脑子里的杂念抛开,专心于现状。 

 

能不能等来这天的黎明,维克托也不知道。 

 

直到最后一发子弹也被射出,维克托皱了下眉,瞬间把枪扔出,击中一只吸血鬼的大腿,虽然枪上镀的银不够一发子弹多,但足以让那只鬼东西痛苦一会儿了。 

 

「去见上帝吧混蛋!」维克托直接用手肘撞击不知何时逼近的另外一只吸血鬼,然后左脚站定后一个转身将那只吸血鬼一脚踹飞出去。肉和墙壁碰撞的声音响起,似乎还能听到骨骼与雪白的墙面拥抱后裂开一道口子的细微声音。 

 

维克托扛着一位黑发的青年,在空旷的广场站定。 

 

远处的的喷泉中央立着一位不知名的女人的雕像,像是天使一般在水雾中静静站定,她的手伸向阴暗的天空,似乎要将那圆月握于手中,而她脚下的池水间隔几秒后喷出,似要助她一臂之力。四周环绕的树木静静沉睡着,只有几片叶子被风划过,发出沙沙声。路灯沉默地立在一边,看着这一切。 

 

维克托并不是不想逃,而是他被包围了。脸上虽然面无表情,但他心里正盘算着这次可能不折一条手臂都没法逃脱了。 

 

这种死寂并没有持续太久,所有吸血鬼一拥而上,他们的黑袍将月光挡得死死的。 

 

似乎完蛋了,这是维克托当时的心理话。 
  
  

 

「嘭」地一声,一颗子弹从远处射出,直插入吸血鬼群中。 

 

尖叫声此起彼伏,一只接一只地从子弹射入的方向化为碎片。 

 

那家伙仅一发子弹便解决了接近10只吸血鬼。 

 

其他吸血鬼似乎没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强制停止了动作转头望向同伴的那方,就是这一细小的动作,被人抓住了漏洞。 

 

那人手持两把锋利的尖刀,反手握住,灵活地跃起,每一次攻击都能把刀刃直接送进吸血鬼的心脏,速度快得如同一抹幻影。 

 

一头金色的及肩短发在风中飞扬,那人露出一个因猎杀而兴奋的表情,与他身着的那件印着狮子头的黑色卫衣相映衬。 

 

凭借着短短的两把小刀,那人把余下的吸血鬼一只不留地清掉了。只剩下一堆黑灰堆积在脚下。 

 

现在只剩下远处的喷泉声和不知名的虫鸣了。 

 

「你们出现得真是及时,尤里。」维克托边说边轻轻把肩上的黑发男子放下并让他的头靠着自己。 

 

「我们只是在附近出任务。」 

 

被唤作尤里的人将刀上的灰吹掉,掏出一瓶透明的液体倒在刀上,而瓶子却随意一扔。小刀在尤里手上流利地舞动着,转了一会儿他猛地反手抓住,再潇洒地插回腿上的刀鞘上。 

 

「话说他……没事吧?」尤里挑眉看着维克托抱着的人。 

 

被维克托抱着的黑发青年看起来非常痛苦,他的额头在不断地冒汗,整个人都在不停地颤抖,两只手无力地抓住维克托风衣的下摆,整个人的重量都由维克托来支撑。 

 

维克托叹了口气,低头看着黑发青年扭曲的脸,眼底似乎暗波涌动。 

 

他似乎在思索着什么,尤里想。 

 

「借一下你的刀。」维克托抬起头,向尤里伸出了手。 

 

「哈?为……」尤里第一反应就是问为什么,但是话才说出半句他便从维克托的眼神中看出他是认真的,因为他的眼神平静而坚定。 

 

维克托再将手往前伸了一点,尤里竟吓得退回了一步。 

 

「好好好,我知道了……」尤里这才撇撇嘴,不情愿地将一把刀从远方扔给了维克托。 

 

小刀在空中划过一段弧度,维克托稳稳接住,道了谢。他帮黑发青年调整了一下位置,使得他能够平稳地躺着自己的大腿上。 

 

维克托替黑发青年擦去头上的汗水,轻柔地摸了摸他的脸。 

 

然后维克托下定决心般,一双淡蓝色的眼睛一眯。 

 

没有片刻的犹豫,维克托用刀子,在自己的手上割开了一道口,然后在尤里惊讶的目光中,抬起手,使血滴到勇利的嘴唇上。 

 

像是渴求已久一般,黑发青年的嘴立刻张开,不停地品尝着这来自一位俄罗斯人的甜美的血液。 

 

也在瞬间,黑发青年停止了颤抖,猛地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双血色的双瞳。 

 

双瞳中倒映着天空中的满月。 
  

 

  

TBC.

*请各位自行看作是俄语,我似乎找不到合适的俄语粗话……

 

搞事开新坑,一写正文就各种不自在大概是病【深沉脸

嗯我想写这个梗挺久了,作为脑洞大户,这篇我会慢慢撸,不虚啦。

这篇可能会让大家云里雾里的,不过没事,一些设定会在后文展现的啦w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小天使!

评论(4)
热度(67)

© 曹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