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手随笔随心

【维勇】黎明 02

※吸血鬼猎人维克托×半吸血鬼勇利

※大概变更到中篇到长篇吧……

※私设max

※人物来自小滑冰,ooc属于我

 

 

 

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西伯利亚大陆迎来了今年最猛烈的暴风雪。港口被迫关闭,机场停航,家家户户皆禁闭门窗,似乎整个城市与冰雪共舞,与白色融为一体。


维克托手捧一杯咖啡,从厨房走了出来。他慢慢渡步至沙发,坐下,盯着手里那杯温热的液体,竟发起呆来。杯中的液体,晃啊晃,不久后平静下来,静如死水般。维克托那双晶蓝的双瞳也随它的平静而变得浑浊如夜色的大海。整个房间安静至极,只有一旁的壁炉发出木材燃烧着的噼里啪啦的声音。窗外的雪被狂风拍落又被卷起,像是失去方向的旅人,落入黑暗的深渊,身不由己。


房顶的吊灯发出暖黄的灯光,缓缓地荡着,似乎在伴随着暴风雨的狂啸中沉吟《圣经》的教徒。这时,突兀的敲门声响起,这敲门声急促无比。维克托将视线从手中的咖啡转移,他随手将咖啡放在旁边的木桌上,从腰间摸出自己的枪。银白的手枪被吊灯发出的光反射出一种更似深橙色的颜色。没有丝毫的犹豫,手枪被他果断的上膛,紧握在手上。信步走向仍发出敲门声的房门处。


毕竟趁这种鬼天气来引诱无知的人类走向死亡的更无知的吸血鬼可不少啊!


「砰」的一声,房门被打开了,狂风夹杂着无数片小雪花立马涌进了房间,屋内温度瞬间降了几度。来者身穿宽大的披风,整个人被环抱于黑色之中。而在风雪中,那人也丝毫没有畏惧维克托正在指着自己的大脑的与这雪白天地相似的镀银手枪。两人无声的对峙着,风吹起了维克托右眼前的刘海。来者掀开了披风帽,几丝酒红色的碎发露了出来,一双棕色的双瞳平静的盯着维克多,视线相撞,维克托宝蓝色的眼中闪过一丝困惑,随后很好地隐藏起来。他收回枪,侧身让路让来者进来,那人也不说话,只是轻轻点点头,跨过门,缓缓走了进来。这时维克托才发现原来不止一个人来拜访他,还有一个身高稍矮的,身材削瘦的东方人,看这人走路的习惯,似乎是个男子。


真有趣,维克托这样想着,便关上了门,把风雪与黑夜挡在门外。


首先进来的陌生人终于将披风掀开,是一位美丽的东方女子,他弯手成梳,随意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被风吹乱的头发。维克托慢步至东方女子前双手抱胸,微笑的看着她,等待她下一步动作。


窗外仍刮着狂风,但似乎比之前要平静一点了,见维克托不说话,东方女子只好叹了口气,说:「原本这件事不应该和你扯上关系,但事情紧急,也只能找你帮忙了。」维克托挑了挑眉,表示很疑惑。


「具体的情况就让他告诉你吧。」东方女子抛下这句话,转身便向门口走去。


伴随一声很响亮的声音,门被她关上了。


屋里又是一片寂静,谁都没有说话。


「我说,有事相求,你也至少把脸露出来吧?」维克托无奈地说,毕竟尴尬也不是办法。


「啊……哦!不好意思……」那人听到维克托的话竟被吓到了,但很快便反应过来,慌慌张张扯下披风帽。


东方人标准的脸孔,一头乌黑散乱的短发,鼻梁上架着一副蓝框眼镜,穿着一身随处可见的蓝色外套与黑色长裤,斯斯文文的样子。


只是……维克托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那……那个,我应该干什么?」见对方没说话,他也觉得浑身不自在,一直低着的头微微抬起,发现维克托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吓得他立马转移视线,不知所措。


「算了,那边的书架上的书你随便挑着看吧。」维克多扔下这句话后,将木桌上的咖啡杯拿走,走向厨房。


维克托边走边低头看了一眼已经冷掉的咖啡,走进了厨房。


他也不急,慢悠悠地开始制作新的咖啡,即使听到客厅传来的震耳的枪响也没有丝毫停下动作的意思。


直到一杯崭新的咖啡出现在维克托的手上,他才不慌不忙走向客厅。


为什么他不慌不忙?因为他很好奇。


「你会不会给我展现一个全新的你呢?」维克托想道。


.TBC

终于想起来要更文了【不你

抓住四月份的尾巴qwq

三次忙到飞起,故事细节和bug一堆,整理得快癫狂……

啊啊啊啊啊土下座啊!!!!!超级对不起各位小天使!!!!!

【默默缩在墙角


评论(2)
热度(29)

© 曹U | Powered by LOFTER